公司凝聚了素质高、技能强、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,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,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公告 >
公司公告
共青团铺路 助快递小哥“申请”社会融入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3-16 15:45 浏览量:

  “众所周知行业门槛较低,但并不意味着快递小哥没有提升的潜能。建议政府加大培训,不断提升快递小哥的能力和素养。”2019年团中央与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政协委员面对面活动北京主场,快递小哥宋学文代表一线员工发声。

  今年,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、国家邮政局机关党委共同邀请5位全国人大代表、5位全国政协委员,走进中通快递北京公司,慰问一线从业青年,并与快递企业、青年代表面对面交流。如何促进快递配送从业人员的职业发展和社会融入,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问题。

  2014年以来,中国快递业务量位居世界第一,去年正式超过500亿件。这些数据背后,是许许多多快递行业从业者的辛苦付出。

  京东物流快递员宋学文入行快8年了。作为一线的快递小哥,他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和变迁,也收获了“最美快递员”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等荣誉。

  “这些年来,随着快递行业的快速发展,我们快递小哥的地位也在不断提高。”宋学文感受到,收入越来越多,生活越来越好,心里也越来越暖。“特别是今年年初习总书记新年贺词中点赞快递小哥,又在春节前夕看望一线员工,令整个行业感到振奋”。

  但与此同时,他也坦言,避免“数据湖”成为“数据沼泽”流动的河”是关键,一线员工工作、生活还面临不少困难,期待能够得到改善和解决。

  比如,快递行业准入门槛较低、上手快,不少人认为这是能找到的不需要高学历且收入较高的职业。但在宋学文看来,这些正是快递小哥提升的潜在空间。他建议,政府能够加大培训,对取得一定成效的企业给予政策倾向和相关补贴,同时也能更加关注行业涌现的先进人才,帮助快递小哥提升自身能力和素养。

  作为快递行业一线从业者,如何提升自己的职业技能?顺丰快递小哥刘阔没少思考。可否在行业内开展一些跨公司乃至跨行业的交流?是否能定期开展专项培训,加强对新形势新业务的知识普及,提升小哥的专业度、拓宽知识面?交流中,他不断抛出自己的想法。

  李朋璇是百世快递的快递员。参加工作5年,他最大的感受是,快递不仅是电商平台与消费者之间的桥梁,更成为乡村地区追赶外界发展的良好通道。

 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关键的快递运输环节却并不完善。于是,李朋璇总结工作经验,积极思考,提出了不少建设性意见建议。

  2017年,李朋璇以“青春的网民”留言:农村生鲜快递意外赔偿贵,盼望买保险,希望国家有关部门重视生鲜快递的现状。原本以为会石沉大海,却意外被总理邀请到中南海参加面对面座谈会。

  2018年3月,李朋璇所在的公司与保险公司签订了协议,提供生鲜寄递保险服务,花两角钱可以最高赔付36元/件。

  2018年5月开始实施的《快递暂行条例》中,2018浙江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、嘉,他向总理进言的内容也被纳入其中。

  一方面,快递行业一线从业青年对自己的岗位和工作充满信心,但另一方面,有调研显示, 66%的快递小哥认为过不了几年他们会被人工智能替代。如何有效提高自身职业技能,让他们更好地实现自我价值?成为当下不少快递小哥的关注点。

  谈到平时工作,服务中收到的一句“谢谢”,遇到问题时来自客户的一份理解,成为不少快递小哥认为的幸福时刻。

  秦效书是北京的一名闪送员。“闪送按照订单多劳多得,虽然辛苦,收入是很可观的。我刚开始加入闪送时每月收入在6000元左右,加入两年多,随着业务的熟练现在月入过万元”。

  但是,像秦效书这样“高收入”的背后,却是高强度超时加班,工作中依然有不少困扰。比如“装备跟不上”、区域限制等。

  秦效书所在的闪送员群体中,一部分使用电动车配送物品,现有充电装置较少导致时间成本增加,这样每天少了很多订单。大部分闪送员选择摩托车,速度快、续航能力强,但城市有些区域禁止摩托车及三轮车上路行驶,停车也难。他希望,能够有相关政策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,提高闪送效率。

  去年,在团中央和国家邮政局委托下,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针对快递小哥群体开展了专题调研。该所青少年与社会问题研究室副主任、研究员田丰参与了调研,他把快递员比作“互联网的红细胞”。通过调研,他发现,在大城市中,像秦效书这样的快递小哥,月入过万,工资水平在北京已经相当于一个初级白领,但他们的社会地位却并不高。

  “青年快递员平时工作强度大、工作时间长、解决个人问题有难度,可否在行业层面开展青年联谊活动?……”同为千千万万快递小哥中的一员,刘阔的呼声代表了不少同行们的心声。

  中通快递集团副总裁张建锋介绍,近些年,中通快递集团不断探索通过新的政策增加员工的收入,同时为员工提供内部培训和晋升通道。“在中通,大部分网点老板都是从快递员做起,现在的政策也是努力帮助一线的业务员从就业走向创业,让他们从加入到信任、热爱这个大平台”。

  同时,张建锋也坦言,让一线员工有获得感、幸福感、认同感,这个工作光靠企业能力是有限的,必须要政府、全社会来指导、完善。他举了个例子,“比如说社会认同感,这是目前最重要的问题,目前国内的公众对快递小哥没有足够的尊重,小哥被打骂的情况时常发生,亚美官网,我们希望加大人身保护和关爱,希望全行业一起来推动。”

  “在当前的环境下,快递小哥所面临的困难和需求丰富多样,但解决力量有限,这需要社会齐抓共管做好工作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团中央直属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王阳认为,要给快递小哥群体多一些反映诉求的渠道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邮政局普遍服务司司长马旭林则建议,团中央要继续推动快递企业团组织的建设,将从业青年紧紧团结在团组织的周围,加大对快递企业及快递网点表彰的力度,增强基层网点青年团队的自豪感和职业认同感。

Copyright © 2013 ag88环亚,环亚国际ag8806,环亚国际ag88,环亚ag88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